「黑手農民」正流行!自己的農機自己修,小型農機班掀風潮,拿回務農主導權

A+

A-

汽車壞了送保養廠,摩托車壞了送機車行,那農機壞了該送去哪裡?一般農民會將故障農機具送到農機行,但維修時間動輒數天、費用至少千元起跳,眼看必須配合時令節氣的農事就要耽誤,農民只能像熱鍋上的螞蟻。

不過,台南、高雄或屏東的農友有福了!因為,從2009年到現在,台灣南部共有五所社區大學陸續開辦「小型農機保養與改良課程(以下簡稱「小型農機班」),至今已經邁入第12個年頭。

從第一個曾文社區大學開始,到今年9月初首度開班的新化社區大學,「小型農機班」成功掀起了一股「黑手農民」的風潮,到現在已經吸引上千人次的農民爭相報名上課。

從現在起,農民自己修農機,不只是一種流行,更能讓農民拿回務農主導權!

農民的手可以務農也可以修農機(攝影/李慧宜)

新化社大開新班,農機為媒介,互動零障礙

9月5日這一天周末,陽光透過欖仁樹葉灑下束束金光,白頭翁和樹鵲在枝頭上嘰嘰嘎嘎,薰風習習吹來⋯⋯台南市小新國小的校園裡,一個小學生的蹤影也沒有,不過門口七棵大葉欖仁樹下,聚集了近二十位的大孩子、老學生。每個人圍著滿頭白髮的老師陳光輝,你一言、我一語,上課氣氛非常熱鬧。

同學A說:「老師,這個機器發動不了,怎麼辦?」

陳光輝答:「這可能是膠質化了,以後使用完機器,要記得要把剩下的油倒出來。」

同學B說:「老師,這個四行程的模型可以借我摸一下嗎?」

陳光輝答:「可以啊!你自己操作看看,一百多年前,德國人就是用這種模型來教學,到現在都還是這樣。」

這堂課是台南市新化社區大學首度開設的「小型農機班」,報名人數19人,學員大多是兼業農民或假日農夫。

桌上這套二行程、四行程和柴油引擎模型是小型農機班的理論教材。(攝影/李慧宜)

六十多歲的蘇英彥種稻、種雜糧,這天他特地把高壓噴霧機拿到現場,供大家「解剖」學習。他笑笑說,「我這台機器二十多年了,已經有三年多沒有用,現在發動不起來,乾脆帶到班上給老師看看。」

在陳光輝引導下,大夥兒一起拆農機,一心一意只想把農機修好,互動非常熱烈,完全不像第一次見面。陳光輝說:「我們拆解零件後重新組裝,發動時的聲音,聽起來是快要成功發動的感覺,機器應該沒什麼大問題,只要重新拆解再清理就好了,應該是機器太久沒用了,當然動不了!」

新化社大的課程負責人王俐文表示,小型農機班是眾人期待的課程,可是師資不好找。「一般農機行會修不會教,也怕教會農民生意會不好。這幾年,我們一直在找適合的師資,直到屏北社大介紹我們認識陳老師,課才終於開成。」

從最先開設「小型農機班」的曾文社大起,陳光輝後來又陸續到旗美社大、屏北社大和新化社大開課,一來是推廣農機維修技術,避免時間與金錢的浪費,二來,是在農村既有基礎上,提升農民務農自主性。在農村的社區大學裡,社大、老師、學生與農友之間,創造了人與人的連結、知識的更新,也開展了未來農村發展的另一種可能性。

資料來源:李慧宜,「黑手農民」正流行!自己的農機自己修,小型農機班掀風潮,拿回務農主導權,上下游,2020年。
資料連結:https://www.newsmarket.com.tw/blog/140535/

Print Friendly, PDF & Email
按下 Enter 搜尋